多寶集運 > 專欄 > 徐翔歸來,只有A股原地等候
徐翔歸來,只有A股原地等候

他進去時A股是3500點,他出來時還是3500點。

金融機構辦公地點的選擇,對其業務發展有着十分重大的影響。

它不僅意味着公司的實力、門面,還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着信息的獲取,比如與行業的交流、與監管的溝通,以及暗含着其他不可言説的“內涵”。

“據説風水特別好”,這是外界對北京金融街英藍國際金融中心(下稱:英藍國際)很重要的一條評價。

公募中的建信基金、景順長城基金、國泰基金北京分公司、華安基金北京分公司、泰達宏利基金,外資中的高盛、摩根大通、瑞士銀行、加拿大皇家銀行等機構匯聚於此,使得英藍國際近年來一直處於金融街鄙視鏈和租金的頂端。

2014年,徐翔在英藍國際建立了澤熙投資北京辦公室,辦公地點位於該幢大樓5層的東北角,佔據501-505和531-532的幾個區域。

按照彼時的租金計算,澤熙投資每年在該項支出上的投入就高達300萬。

然而,這樣的“風水寶地”,並未給徐翔帶來好運。

2015年11月1日上午,徐翔在寧波杭州灣跨海大橋被抓,其身着白大褂被抓的形象照瞬時風靡網絡,這成為了他第一次在公眾場合露面的照片。

圖片來源:網絡

至此,徐翔時代落幕。

01成名解放南路

如果想實現階層的跨越,老老實實打工是肯定行不通的,必須依靠資本市場,或者像比爾蓋茨把公司做到上市,或者像巴菲特通過買賣股票獲得收益。

這是彼時僅有15歲的徐翔,通過對資本市場調研得出的結論,而這也成為了其進入股市的源動力。

寧波是當時浙江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加之寧波人一向與上海交往密切,所在股市初創之際,就有大量寧波市民投身股海,寧波成為證券營業部最密集的區域之一。

早期,徐翔操盤是借用其母親在寧波證券影都營業部開户的賬户。

2000年,徐翔轉到長城信託解放南路營業部的大户室做股票,後來銀河證券合併長城信託,這個營業部就是後來赫赫有名的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下稱:解放南),“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正是源於此。

彼時的徐翔憑藉“漲停板戰法”和“一字斷魂刀”的出貨手法迅速崛起,僅用三四年的時間,資金量就達到數千萬元,成為解放南路的一號人物,被尊為寧波敢死隊總舵主。

2003年2月15日,《中國證券報》在頭版刊發《漲停板敢死隊》一文,曝光其操作手法。

圖片來源:網絡

當時的中國證監會寧波特派辦馬上組織專人對營業部是否涉嫌違規進行專項調查,敢死隊在此後的一段時間內銷聲匿跡。直到後來事件得以澄清,敢死隊才重新露面。

02 變身私募一哥

2004年,徐翔從寧波轉戰上海,主戰場也從解放南轉移到國泰君安上海江蘇路營業部。

憑藉慣用的操盤手法,其管理規模,也在2007-2008年的A股大牛市中,上升到百億。

但敢死隊很快又遭遇了一次重大打擊,徐翔的事業也因此迎來一次重要的轉折點。

2008年1月,徐翔死黨周建明因涉嫌虛假申報操縱股票被證監會查處。

此事也成為了徐翔告別敢死隊,轉投陽光私募的直接導火索。

按照徐翔當時的説法:敢死隊的做法,已經沒法做了,他控制的股票帳號,經常被交易所和監管部門調查,有時候拉出來的清單,有好幾米長。資金量大了以後,股票隨便一買就漲停,監管又越來越嚴,需要馬上轉型。

在此背景之下,2008年5月,徐翔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上海澤添投資發展有限公司。

2009年12月,又成立了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澤熙)。

跟許多大户一樣,徐翔喜歡風水,澤添、澤熙的字眼中,都帶有水,其後來的發展,也確實是順風順水。

2010年3月,澤熙發行了第一期基金-澤熙瑞金1號,規模10億,在同期滬深300下跌15%的情況下,這隻產品卻在成立前三個月獲得了25%的收益。

到2012年底,澤熙管理的資金規模突破100億元,僅次於當時排名第一的重陽投資。

業績與規模齊飛,但這樣的好事,終究不會長久。轉型私募的徐翔,最終還是走上了偽市值管理之路,例如對華麗家族、美邦服飾等公司的股價操縱。

不同的公司,但操盤手法卻如出一轍:都是先讓機構在二級市場建倉打壓股價,隨後上市公司釋放利好,機構配合股價拉昇,最後雙雙退出;而這也正是此前葉飛所舉報的模式。

03 巔峯時刻亦是拐點

徐翔曾有一個人生規劃:寧波十年,上海十年,北京十年,美國十年。

2014年,是徐翔北京十年的起點。

自從澤熙在英藍國際建立了北京辦公室,徐翔便成了京滬兩地的空中飛人。

週日到週五,徐翔在北京上班,週五到上海過週末。

每天下午收盤後,按照慣例他與上海公司開視頻會議,聽取研究員報告。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平靜,直到2015年6月15日,滬指在觸及5178.19高點後掉頭向下,不到一個月時間,滬指跌到了3300多點。

期間,不少業內人士紛紛出面呼籲國家層面的救市,其中不乏那些曾在5000點激情指點江山的人,此刻卻變身成為了救市的倡導者。

儘管徐翔沒有參與其中,但卻通過後來的實盤操作,給市場上了一課。

按照一位接近徐翔的內部人士的説法:

7月8日上午,徐翔指揮資金進場抄底,按計劃逐漸建倉個股,但股價在跌停板巋然不動。

7月9日早上,徐翔淡定走入交易室,在大盤低開的情況下,仍命令操盤手打光剩下的子彈,全倉買入。

截至中午收盤,抄底票有的已經翻紅,有的直衝漲停板,徐翔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這是徐翔作為交易員的巔峯時刻,包括專業機構在內,幾乎無人在那輪股市雪崩中倖免,徐翔管理的澤熙一期產品淨值卻逆勢大漲31%。

徐翔完全沒有認識到眼前這場股災的性質,他仍在按照駕輕就熟的套路,繼續發揮自己的“聰明、豪賭”,而這也成為了其人生和職業生涯的拐點。

04 時代的過客

現如今,與徐翔同期名聲在外的羅偉廣、黃平、蘇思通等人,已陸續退出了歷史的舞台。

時過境遷,隨着交易規則的改變,以及嚴監管政策的逐步落實,A股市場早已不是徐翔曾經依靠暴力打板戰法馳騁時的模樣了。

如果有什麼是沒變的,在徐翔被關的這6年裏,A股仍舊是3500點,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多寶集運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多寶集運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多寶集運@多寶集運.com)

Copyright © 多寶集運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62447號-2     京ICP證151088號
京網文【多寶集運】2361-237號